您的位置:澳门太阳赌城集团官网 > 战役 > 解密:第一次反围剿张辉瓒被杀内幕

解密:第一次反围剿张辉瓒被杀内幕

2019-05-09 13:12

  他是对中共中央苏区进行第一次围剿时的急先锋,也是红军俘获、处决的第一位军高级将领,更是唯一一个被写入诗词的敌军主帅。

  他叫张辉瓒。所作词为《渔家傲·反第一大“围剿”》:“万木霜天红烂漫,天兵怒气冲霄汉。雾满龙冈千嶂暗,齐声唤,前头捉了张辉瓒。二十万军重入赣,风烟滚滚来天半。唤起工农千百万,同心干,不周山下红旗乱。”

  1930年10月,蒋介石为了消灭红一方面军主力,摧毁中央根据地,在湘、鄂、赣、闽等省陆续调集10万余兵力,任命江西省主席兼第9路军总指挥鲁涤平为“围剿”军总司令,第18师师长张辉瓒为前线总指挥,对中央苏区发动第一次“围剿”。

  张辉瓒,字石侯。湖南长沙人,出生于1886年。湖南兵目学堂毕业,留学日本士官学校。辛亥革命后,历任湘军游击司令、兵站总监;第二区司令、第四混成旅旅长、湘军总司令部参谋长、第9师师长、第2军第4师师长、第2军副军长、南昌卫戍司令兼第18师师长、湖南省政府委员。

  张辉瓒所率的第18师是湘军主力,名虽是师,其实有三个整编旅,一万五千人,相当于一个军的实力,部队全是新式武器,除了汉阳兵工厂出品外,还有德国制造的枪炮、5架意大利“达格佛斯”。

  经过充分考虑和论证,和朱德决定采用“敌进我退,敌驻我扰,敌疲我打,敌退我追”的作战策略,充分发挥我军运动战的优势。为监视进攻苏区的敌人,及时了解敌军动态,苏维埃政府发动群众组织侦察队,在交通要道设立瞭望哨,把油盐柴米埋藏起来,使敌军找不到吃的,也没人带路,成为“聋子”、“瞎子”。

  12月16日,张辉瓒指挥先头部队向中央苏区的地理中心—东固发起攻击。21日,张辉瓒进入东固,探知红军主力在黄陂一带,即扬言要一举 “剃掉朱毛”,并日夜兼程扑向黄陂,在黄陂,张辉瓒又没有找到红军主力,于是他率军向永丰龙冈推进。

  正在寻找战机的,得知张辉瓒孤军冒进后,果断决定,火速集结红军主力,利用龙冈群山环抱、中间狭长盆地的有利地形设伏,迎歼张辉瓒。

  12月30日,龙冈浓雾笼罩,能见度不足20米。高兴地对朱德说:“总司令,你来看,真是天助我也!想当年诸葛亮借东风大破曹兵,而今天我们要借大雾全歼张敌啊!”朱德回答:“是的,这就叫‘谋事在人,成事在天’,今日老天爷也来助阵,看来我军歼灭张辉瓒师稳操胜券啊!”

  上午8时许,张辉瓒52旅前锋行至距龙冈街15华里的小别村石拱桥处,与埋伏在此的红军红三军7师遭遇,拉开了战斗的序幕。还在蒙头大睡的张辉瓒获悉,自以为是地认为,这不过是黄公略7000梭标兵,国军武器精良,取得胜利易如反掌。于是传下话去:有击毙朱、毛者,赏洋5千;活捉朱、毛者,赏洋1万。红三军第8、9两师转向两翼包围,很快压住了国军的进攻,与此同时,红军其他军队很快完成了对张辉瓒军的合围。

  经过激战,红军捣毁了位于功村的敌师部,活捉了师参谋长周纬黄和团长李月峰,副旅长洪汉杰、团长朱先志和特务连长张达泉当场毙命,师部警卫营官兵全部投降。

  张辉瓒惊闻所部整体被歼,慌忙换上士兵服,翻越江西永丰与兴国交界的、海拔350米高的万功山,企图躲到天黑潜逃。

  18时许,红十二军100团团长寻淮洲带领战士在万功山中搜索,几个战士见地上有件狐皮大衣,上面印有“张辉瓒”三字,便在附近仔细寻找。一个战士拨开茅草,突然惊叫起来:“土坑里面有人。”其他战士赶紧过来,几支步枪对准坑口,厉声喝道:“快出来,举手投降!”张辉瓒开始谎称自己是“书记官”,后又不得不低头承认“我就是张辉瓒”。战士们随即将他捆绑押往龙冈。

  此役,红军全歼张辉瓒第18师师部和2个旅,缴获各种武器9000余件,子弹100万发。

  张辉瓒被俘虏的消息很快传到了和朱德的指挥部。“抓了条大鱼!”朱德笑逐颜开。跟着笑了:“这人可是蒋介石的爱将,骄横得很,做梦也没有想到会成为我们的阶下囚,去会会他。”

  先走一步的朱德一见到被捆绑着的张辉瓒,便对负责看押的红军战士说:“解了绳子吧,不要绑了。”

  张辉瓒摆出了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,盛气凌人地说:“既然被你们捉住了,无话可说,要多少钱才能放我?”

  “张辉瓒先生,你以为我们红军是绑票的土匪吗?你们跑到苏区根据地来烧杀抢掠,红军能放你吗,苏区的群众能放你吗?再说,你作为‘围剿’红军的前线总指挥,仗打成这个样子,人枪都没了,蒋介石会饶过你吗?我看你就在这里好好反省吧。” 朱德的声音不高却显得非常威严。

  “这要看你的态度。认罪服罪可以优待,假如顽固不化,就批判你,公审你。” 朱德威严地说。

  “总司令说得对,开大会斗争他,牵着他游街,看他再嘴硬不!”有战士同声附和。

  张辉瓒一听“总司令”三字,才知这位红军长官正是朱德!顿时气焰大挫,低着头一言不发。

  多年后,朱德忆起往事依然痛心:“按说真不该杀张辉瓒。如果当时留着他,不但可以解决根据地的不少困难,还可以用他做人质,换回许多狱中的同志,可是把他杀掉之后,蒋介石为了报复,立刻处决了我们许多被捕的党员,其中包括几次起义失败后被俘的军官……”

  张辉瓒与同是湖南人,北伐前两人就熟悉。一见面,张辉瓒便说:“润之先生,好久不见了,你……”

  严厉而又幽默地说:“总指挥先生,你率部从湖南剿到江西,从南昌杀到龙冈,今天就这样停止了吗?你在沿途的路上到处写标语、撒传单,说是要‘拔朱毛’,而现在究竟是你剃了朱毛的头,还是朱毛剃了你的头呢?”

  张辉瓒听得很认真,还不住点头。此时此刻,他最关心的是自己的性命,见和善待人,便大着胆子要求:“请润之先生,还有朱总司令高抬贵手,格外开恩,放我一条生路。只要不杀我,要钱要枪都可以,还有医药也可以给。”

  “嗯。”把大手一挥:“我们不杀你。但是你要知道,红军不杀你,并不是你没有可杀之罪,也不是害怕蒋介石会来报复。不杀你,是因为我们宽大为怀。”

  离开张辉瓒后,对陪同他前往的红八军军长何长工说:“跟战士们讲,这个张辉瓒要好好看着,不要杀他。杀他没有什么益处。留着他反而对我们有用,对革命有用。起码对的官兵是一个教育,会有些影响。”还特地叮嘱:“严格执行俘虏政策,不要使张辉瓒挨冻受饿,不能虐待他。”、“把张辉瓒打死就不知道敌情了。”

  此后,张辉瓒虽被赤卫队员解去戴上纸糊高帽,游乡示众,但指出:“对张辉瓒控诉、公审、批斗、呼口号都可以,触其灵魂,斗其思想,使其认罪,将其教育改造过来,但绝不能一擒就杀。”

  在高级将领中,张辉瓒私生活算比较严谨的一个,与妻子朱性芳感情甚好。当朱性芳得悉丈夫在龙冈战败被俘,急得坐卧不安,派人去上海寻找中共中央所在地,欲倾家荡产赎回其夫。

  湖南军界的程潜、唐生智、何键、范石生也纷纷向中共传递信息,要求红军不要杀掉张辉瓒。蒋介石亦许诺只要放回张辉瓒,愿释放关押在白区的100多名“政治犯”,而且由上海三家银行作担保,向红军赠送20万元现款和20担西药,提供装备5000余人的枪械弹药等。甚至责令江西省府主席鲁涤平派省府秘书王信一前往上海,秘密与中共中央取得联系。

  鉴于张辉瓒在湘籍军人中有一定影响,利用其影响,可以做分化瓦解军的工作。加之当时红军急需,如红3军在龙冈战役前,3个人才有一支步枪。许多战士四肢打断了,没有麻药,是用盐水消毒,用钢锯截肢。主持军事委员会工作的周恩来认为张辉瓒被捉,对南京政府影响很大,他们一定会极力想法弄回。如借此提出一些放回张的条件,对于改变中央苏区极为困难的环境,对于扩大的宣传都是有利的。

  于是周恩来派中央军事部副秘书长李翔、中央特科涂作潮为代表,前往南昌与进行谈判。同时,周恩来致信朱德、,要他们做好释放张辉瓒的准备。还特别交待:“蒋介石‘四·一二’反革命政变后趾高气扬。不可一世,现在却急切地找我们对话了,人质掌握在我们手里,要借此机会揭露反人民的罪恶,也要尽可能地提出有利于红军的条件。总之,务必要见机行事。”而鲁涤平甚至已经准备待张辉瓒释放回来,为他设宴压惊。

  周恩来的安排和打算,与远在江西的、朱德的想法不谋而合。只可惜,这些都晚了。因为当时交通不便,派往中央苏区送信的通讯员没有赶在张辉瓒被杀前赶到。

  张辉瓒被俘后,许多人强烈要求将其押往东固。本不想让张辉瓒去东固,但因张辉瓒在东固大搞“三光”政策,民愤太大,不让批斗群众也不答应,只好安排何长工跟着去东固做群众的说服工作。

  张辉瓒干的坏事确实太多。1929年他任南昌卫戍司令时,曾屠杀人和进步人士1000余人,人称“张屠夫”。一个月前,在“进剿”东固时,张辉瓒命令部下:东固已匪化,石头要过刀,板凳要火烧。40里内,凡10岁以上的男女老少,格杀勿论。不论民房公房,草屋土屋,在部队撤退前,一律烧光!凡可携带之物资、食物,全部带走!因此,他的部队在东固地区看到老百姓的房子就烧,见到粮食衣物就抢,捉到人就当是“”杀掉,抓到妇女就强奸,可以说是无恶不作。

  让、朱德没有想到的是,东固地区苏维埃政府领导人以张辉瓒民愤极大为由,竟然背着他们杀了张辉瓒,上演了有损红军俘虏政策的愚昧一幕。

  1931年1月28日,东固苏维埃政府在富田召开公审大会。听说是公审“张屠夫”,男女老少蜂拥而来,形成“万人公审”的盛况。原定在广场进行的大会,因为参加的人太多,临时改在小山坡上召开。头戴高帽的张辉瓒被五花大绑推上土台,干部群众抢着控诉其罪行。因有毛、朱“不杀”的承诺,张辉瓒以为这次也不过是批斗一下,让老百姓消消气,故一直低着头认罪。直到听到被宣判死刑,张辉瓒才立刻面无人色,大叫“饶命”。可几位青壮年赤卫队员却不容分说,将张辉瓒拉到主席台旁的田间,手起刀落,结束了性命。

  许多群众并没有就此解气,他们将张辉瓒的头颅砍下装进竹篓,用红布包裹,上书“张辉瓒首级”五字,固定在张氏宗祠木匾上,放进赣江,让它顺水漂往南昌,给鲁涤平乃至蒋介石报丧。张辉瓒的首级随波而下,4天后被驻防吉安的军哨兵发现。

  鲁涤平闻报后失声痛哭,于2月6日派人前往吉安,把张辉瓒的首级迎至南昌。随后,军政部长何应钦将张辉瓒被杀的经过,报告给蒋介石,建议厚葬优恤。蒋介石复电:中央以张师长死难壮烈,准予国葬,照陆军上将例褒奖抚恤,由江西省政府拨款1万元办理丧事。

  因只有头颅而没有身躯,何应钦找来木工雕匠,限时制作了一个与张辉瓒一样胖瘦长短的树木肢体,与头颅连接起来,又定做了一口价值千余元的楠木棺材。湖南省府主席何键召集10万人迎灵,摆设祭坛、悬挂祭幛,焚烧纸钱香烛。3月29日下午,张辉瓒的棺材被抬至岳麓山半山处下葬。墓前竖碑,正面刻有蒋介石写的“魂兮归来”,背面刻有张辉瓒生平简介和家属姓名。

  张辉瓒被杀,给蒋介石提供了口舌。他利用舆论,将张辉瓒说成是为民除暴,舍身成仁的英雄,大肆宣扬是杀人不眨眼的魔鬼,是不讲人道的。另外,他对进行了疯狂的报复,在全国范围内,蒋介石派出了大量的军警追捕员,将囚禁在南昌下沙窝监狱的100多名员,用电击昏装进麻袋丢进了赣江,并重新部署兵力,以20万重兵对中央苏区发动了第二次“围剿”……

  张辉瓒的被杀,也给、红军上层带来了很大的麻烦和深刻教训。等通过认真总结、吸取教训,将“不虐待俘虏”、“缴枪不杀”、“不许打骂不许搜腰包”等制度化,并将之收进著名的《三大纪律,八项注意》中。

本文链接:解密:第一次反围剿张辉瓒被杀内幕